虫歯

JOJO二部乔瑟夫中心
不能说有CP倾向
乔瑟夫乔斯达生日快乐( ´ ▽ ` )ノ

-
 
“听说过吗?蛀牙是有遗传性的。如果你的父母长过蛀牙,那么你长蛀牙的几率也会提高。蛀牙还是传染病。如果你的和有蛀牙的人接吻的话,你也会变得容易得蛀牙。”
“……”
“你怎么啦?”
“……”
一方喋喋不休而另一方沉默不语的状况即使在无关人等看来也有些怪异。无关人等抬起头开始用眼角余光观察起隔壁桌那两个姑娘的时候,一直没讲话的那个才突然开了口。
声音还有点含糊不清,仿佛舌头上挂了太多口水。
“我……呃,刚刚确认了一下,没有!我没有蛀牙的!”
“没有??”
金发姑娘歪着脑袋思忖了一番,才恍然大悟一样一捶手心:“原来...

【茨酒】【R】痛みと甘さ

搞一个现pa开一点车,有点痛有点甜的双箭头。

#谢谢评论里嘘之间同学的指正,断掉的确实是右手……连着三次写成左手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打字的手呢(疯狂自扇巴掌) 

-


伤口这种东西也是,积累到一定数量就会麻木。所以当右手的骨头发出咔嚓一声,血滴滴答答漏下来的时候,茨木也只是心里想,真的有点痛。

处理是处理了,结果和未处理差不多。只是止住血而已,药品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酒吞只能把背心扯下来给他包扎。

他们需要做的是在通讯设备坏掉的情况下用最艰难的方式——徒步穿越这个小国的边境——和总部取得联系。

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地军队设备简陋到头盔都盖不住脸的地步,饶是如他们...

【乔西】【R】心血来潮

给西撒的生贺n(*≧▽≦*)n

现pa。乔×西,女装攻有。

OOCOOCOOC只要有了一咪咪雷的预感就请毫不犹豫点击右上角红叉谢谢

不然你可能会被炸上天喔n(*≧▽≦*)n


*


“我请客。”

马克眨眨眼睛,对他那放完一句话拍了钱包在桌上就噤了声对着黑人酒保小哥点点头权当做打了招呼的朋友有那么一瞬间的无话可说。

“那。”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给我个随便什么果汁?”

小哥朝他笑眯眯地点点头。

而他的朋友西撒对此只是“嘁”了一声。


“你也知道我的嘛,和茱莉亚结婚之后就不喝酒了的……”马克一把揽过身边那个耷拉到快滴出水的家伙好声好气地安慰道,“好啦,十一点...

混帮派的 养熊的 和造房子的

酒茨酒无差。现代paro

-

事情发生在茨木还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有人和他说,你打架挺厉害的,在这小地方混太屈才了,要不要去黑社会发展发展?

茨木就说,哦,黑社会?

那人于是凑在他耳朵旁边嘀嘀咕咕了一会儿,说什么大兄弟你这水平跑去大江山指不定能混个二头目当当,哎你知道大江山吧?他们老大可屌可屌了。

念叨了半天却连大江山到底是个什么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茨木忍他喷在自己脸上的口臭忍了半晌,最后还是没忍住,对着那张啰里吧嗦的脸上去就是一拳头。打完神不清气不爽,盯着地上翻来滚去的那个猪头又看了半晌,问:“那个什么大江山在哪?”

从学校正门出去,走过两个路口右拐,穿进小区隔壁的菜市场。走到水产区之后注意...

【Gency】【R】The Rhododendron

岛田源氏x安吉拉·齐格勒

微量R18

关于哭泣、爱、以及花

情人节快乐。


*


不为世人所知的是,安吉拉·齐格勒经常独自哭泣。在岛田源氏爱上她那红兮兮的眼尾时他并不知道其中详细(毕竟她在众人眼里永远是那样积极向上而且可爱),在这过去的许多年里都不知道,直到现在——他突然失去自己身体控制权的一瞬间,女医生的脸在他面前放大,泪珠滚滚地落在他的面甲上。

“睡一下吧,对不起,对不起。”她喃喃自语,“我知道这样不对……我不该……对不起。但是我不能再让你冒这种风险了。你得活下去。”

源氏猜测那就是所谓的强制停机,在他断了一条手臂却还是想要只靠简单包扎就再次冲...

这是第几篇随便说说了

从这个博客的当下时点开始往前翻,一路可以翻到2014年的11月。也就是说,重新开始搞同人也满两年了。

就消磨时间这一点来说,写同人真是顶好的。我的思考速度总是很慢,打字速度和它一比简直是在飞。为了找个清静地方敲字我非常非常频繁地出入图书馆,甚至在那里打了份工。然后打工的内容又变成素材——我的生活几乎被同人填满了。
睁开眼睛就是他们,闭上眼睛也是他们。每个话题都变成他们,每个故事都适合他们。
精力最旺盛热情也最洋溢的时候,一天能趴在那里打上六七个小时的字。有东西可以写当然是高兴的,但也总是觉得痛苦。明白自己的上限最高也不过是某处,而不殚精竭虑的话连目前所拟定的这个某处都达不到。为了写出来的东西几乎全都...

【麦藏】SaltyGarlicCandy

麦克雷第一人称

-

我敢说即使时间过去几十年,要清楚回忆起他冰冷的手指抚过我脸颊时唤起的那阵颤栗都不怎么难。
或者——称之为鸡皮疙瘩更好?
我的汗毛我的毛孔我的皮脂腺都开始为他起舞。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舌头打结到瑟瑟,带不出半句甜蜜的话语。那换作实际行动又怎么样呢?万圣节的糖果早就准备好了,就算你超龄了也无所谓。孩子们为了更甜美的糖果已然奔向更远的远方,它们全部都可以给你。
不要么?
不,别摘我的帽子,那是我唯一的坚持了。也别用那双青白的眼睛看我,我会忍不住想像它还会灵活转动时的样子。
……两个要求只能选一个?这可不太妙。
那这样吧。告诉我一个问题的答案就好。你的纹身贴是哪里买的?原来的那两条龙去哪了?为什么你手...

【麦藏麦】Canned coffee

麦藏/藏麦无差
日常对话碎片

“所以,虽然你弟弟是个绿色机械忍者男,你身上却没有任何机械的部分。”
“嗯。”岛田家年长的那一位敷衍地答道。
“太棒了!”于是麦克雷欢呼一声朝他扑过去,被一弓扫过来打歪了鼻子。

“所以你昨天为什么要打我?”
“你可以先说说你为什么要扑过来。”
麦克雷对了对手指,故意矫揉造作:“这个……说来话就cha——”
他被亮银色箭头直指到眉心,几乎能感受到汗毛尖端与之相触。下意识地他就举起双手:“不,等等,等一下,我长话短说。”
半藏捏着那支箭古井无波地看着他。
“我觉得你的屁股很……怎么说来着,咩兹拉西(*)!”麦克雷傻笑了一声,“我说真的。我原来以为源式的屁股就已经是世界上最棒的了。”
井水半...

【西乔/乔西】无度酣眠

短打 意味不明 非交往状态现pa日常

乔瑟夫生日快乐❤

-


西撒从实验室出发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他没有买自行车,汽车当然也没有,步行回来花了20分钟,最后一段路冻到几乎在小跑。州内天气恶劣已初现端倪,天气预报里降雪概率明晃晃地挂着。他在灯火通明的实验室里呆到十一二点,在这期间偶尔也会担心雪毫无征兆地突然就飘起来——或者在自己未知未觉的时候悄悄积起厚厚一层。

事实是算他运气好,雪在他能够清楚看见公寓楼前路灯光时才飘飘摇摇地开始往下落。他没有打一直捏在手里的伞,甚至为了防止滑倒,稍微放慢了一点脚步,转成疾走。眼睛被风吹得有点干涩,他僵硬地眨了眨眼,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去年的西乔和乔西文本web档下载

起因是今天早上有个姑娘问我去年魔都JOO时候出的那两个波纹战士本还会不会再刷,港真蛮意外的因为我几乎都忘记自己出过本了……

想想反正也老早完售了干脆把两个pdf档放出来好了有爱自取算是奉献有限的一点光与热……虽然……好像都已经往外发过了啊orz


是送印版,没有任何改动,如果发现了bug也请不要提醒我(喂


freetalk虽然现在看来有点好笑但在当时都是真心话。可能现在也是吧。

……嗯,只是不知道下次打波纹战士tag是什么时候了。


载点:

西乔本《ToBeContinued》 提取码:vdax

乔西本《Brain Hole》 提取码:smtg

©Mouldish | Powered by LOFTER